文化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民国时期已有“吃货”一词 与伊拉克战争有关图书连年上榜《纽约时报》十佳

作者:皇冠现金网   浏览:   发布时间:17/04/21

  民国“吃货”的爱国情怀

  这位“吃货”应当是位爱国青年,他笔下的1933年春节,充满着对国家前途的担忧,流露着对国民素质的失望。

  ■本报记者 陆益峰

  在伊拉克战场上射杀了255人的美军王牌狙击手克里斯·凯尔,退伍后致力于帮助患有战后心理创伤的老兵,不料自己最后却死在一名老兵枪下。这样一个残酷且讽刺的真实故事被改编成为好莱坞电影《美国狙击手》,目前该片正在美国热映,并获得六项奥斯卡奖项提名。

  吃货,指爱吃的人,多指喜欢吃各类美食的人,并对美食有一种独特的向往、追求,有品位的美食爱好者、美食客、美食家。吃货,如今已成为都市人群的日常用语,直截了当地表达着人们对美食生活的向往。

  其实,早在1930年代,“吃货”一词就在民间普遍运用,口头语与书面语应当都曾出现,并不少见。早在1933年2月20日的北平《世界日报》上,就刊载过一篇署名为“吃货”的《废历新年》的文章。所谓“废历”,即指旧历、农历。原来,北伐胜利以后,国民政府颁布政令,通令全国自1930年1月1日起,商民一律不许沿用旧历、过旧历年,而必须遵行公历、过公历年。而普通老百姓们对此并不买账,部分政府官员对此也不认同,仍就按传统春节习俗,庆祝农历新年。这位“吃货”同志,身处河北南部的隆平县,看着当地热热闹闹的过年景象,感慨颇多、不吐不快,就给报社寄去了这篇文章。

  其实,这位“吃货”应当是位爱国青年,他笔下的1933年春节,充满着对国家前途的担忧,流露着对国民素质的失望。

  废历新年

  吃货(自隆平县寄)

  中国的废历新年,在我这没用的吃货只认为浑浑噩噩如醉如痴的冀南一带如此繁盛。不料展开报纸一看,嘿!就是极开化与最文明的上海和南京,在这废历的新年关,许许多多的生意亦在闭门大吉,一般居民仍在筹备年货,实行其过年政策。何况是醉生梦死的冀南,无怪如此?也是原来如此。

  虽然受着内忧外患国亡无日的空气笼罩着,而各地的兴高采烈呼幺喝六,到处不减于平昔。散路灯、敲架鼓、狮子会、高跷会、太平车、牛斗虎、龙戏珠、燃爆竹、放灯花、吃煮饺、吃元宵等等;仍是应有而尽有,大热而特闹!假使:拿这一笔消耗的精神和财力捐助到东北去买做亡国奴,不!捐助到东北去抵抗暴日,免做亡国奴!谁曰不可?岂不是“惠而不费”!

  当局的官老爷们,不但不加制止——废历年的消耗和提倡——捐助东北抗日,亦竟马马虎虎盲从着一般醉生梦死未来的亡国奴在这废历的新年上打混混!真令人……

  如果负责当局的官老爷,真个大驾幸临各地,实行有效力的手段去制止无意识的消耗,难道说也是“吹胡子瞪眼干生气”不成?然而……然而我这没用的吃货,在这废历的新年,说这种没用的废话,才是真正“吹胡子瞪眼干生气”哩!然而良心!然而热血!然而上等阶级分子论文明而最讲爱国的京沪尚且如此,何况醉生梦死的冀南?何况无知的老百姓?既乏国际知识,又无抵抗力量,中国不亡,将何以赖?於戏废年!於戏东北!

  一篇500余字的短文,把一位民国“吃货”的爱国情怀淋漓抒发。在1933年的春节,国难当头之际的春节,这位以“吃货”自嘲的青年,感慨着官民一体的醉生梦死、不知进取之态,抨击着上行下效的自顾自乐、不知节约之风。我想,这篇文章的价值不仅仅是将“吃货”一词的最早版本往前挪移了十年,更为重要的是,这位民国“吃货”的爱国情怀如此真切、如此炽烈,足以给80多年之后的读者们更多启示、更多体悟吧。

  伊拉克战争已经过去12年,但在美国文化界,却从未停止对伊战的反思。作为英语文化界的风向标,《纽约时报》书评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记者梳理了从2005年至2014年的年度十佳图书后发现,其中七年都有关于伊拉克战争的书籍。2012年,凯尔与他人合著的自传《美国狙击手》甚至连续37周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

  2005年,英国作家伊恩·麦克尤恩的《星期六》登上了《纽约时报》年度十佳图书。故事讲述主人公亨利·佩罗恩在目睹一次飞机失事的过程后,当他看到反对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游行队伍通过时,开始对伊战意义的反省过程。

  2007年,《华盛顿邮报》记者拉吉夫·钱德瑞萨克伦的《翡翠城里的帝国生活》入选年度十佳图书。“翡翠城”是指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原萨达姆官邸周围的美英联军总部“绿区”。在一个电力和饮水供应都还没有解决的城市里,“翡翠城”内酒店、商场、电影院等一应俱全,作者形容这是一座位于底格里斯河畔的凡尔赛宫。然而,“翡翠城”外,是几乎每天都有自杀爆炸袭击的血腥世界。

  在2013年,《纽约时报》驻白宫记者贝克的作品《荣火时代:布什和切尼的白宫岁月》一书,则从美国最高领导层的角度出发,直接指明了小布什出兵伊拉克的决策并不理性。

  伊拉克战争导致约4500名美军士兵战死,3.2万人受伤。战争创伤成为了《纽约时报》十大好书的常客。

  2009年,《华盛顿邮报》编辑芬克尔的新书《好兵》入围。该书描述了一位来自堪萨斯的19岁年轻士兵在巴格达遇到的惊险故事。

  2012年,美军前驻伊拉克炮兵凯文·鲍尔斯根据自己的战场经历,撰写了战争小说《黄鸟》。《黄鸟》讲述了两位年轻士兵在腥风血雨的战场中求生的悲剧故事。

  肖伊绯

  职业作家,独立学者,已出版《在高卢的秋天穿行》、《民国达人录》等十余部作品。

  2014年,同样又有一本退役美军士兵的新书《重新部署》入榜。从中可以看出,《纽约时报》挑选的好书集中描述了美军士兵在战争期间的迷茫、困苦乃至恐惧,但对于伊拉克人民遭受的苦难则几乎没有涉及。

  不过也有例外。2008年入榜的《长期战争》对伊拉克战争的描述相对全面。该书作者为《纽约时报》记者德克斯特·菲尔金斯。《纽约时报》书评认为,“不管是采访‘圣战’分子、跟海军战士一起巡逻,还是在巴格达探望死难者家属,菲尔金斯让读者直接看到了反恐战争的意义和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