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资讯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亚马逊第三方出售畅销书被指盗版 家谱证西施确有其人

作者:足球最大比分   浏览:   发布时间:17/04/09

  “鉴于当前情况,我社决定《看见》、《文学回忆录》两书暂不对亚马逊中国供货。”昨日,广西师大出版社北京贝贝特公司在其官方微博声明,暂停其两本畅销书对亚马逊中国供货。亚马逊工作人员表示,出版社反映的很多东西已经没了。

  出版社:每日《看见》盗版销量几百册

  今年4月下旬开始,贝贝特工作人员发现亚马逊中国默认的第三方销售渠道购买链接中《看见》和《文学回忆录》的售价都在6折以下,怀疑为盗版。在取证中,他们发现从亚马逊中国第三方销售渠道购买到的25册《看见》中有24册是盗版,而购买的10册《文学回忆录》中全是盗版,而且均无法提供发票。

  柳哲

  我是一名“寻根迷”,痴迷家谱的收藏与研究已20余年。目前我收藏的柳氏家谱就有百余种,至于其他姓氏的家谱更是不计其数。我从自己的一家之谱,渐渐迷恋上了家谱文化和家谱收藏。

  贝贝特宣传主管孙瑞岑说,过去半个多月中,他们一直积极和亚马逊中国沟通,但对方始终没有专门部门出面解决问题。由于亚马逊的算法,在其图书首页搜索一本书时,总是便宜的盗版链接最先呈现。这导致类似豆瓣的网站在显示亚马逊购买链接时直接链接到盗版购买页面,由于当当、京东又有与亚马逊的比价系统,导致几家店的价格都下压,给地面店很大压力,贝贝特的发货折扣都要6折。根据检测和计算,每天都应有几百本盗版《看见》在亚马逊的第三方平台被销售。

  孙瑞岑强调:“第一,亚马逊自营店,据我们所知没有卖过我们社的盗版书,希望媒体跟读者不要产生不必要的误会。第二,希望亚马逊尽快出台监管第三方的解决机制,在没有解决办法之前,关闭《看见》《文学回忆录》等书尤其是畅销书的第三方平台。第三方销售盗版带来的损失,不应由出版社、作者、读者来承担。”

  记者昨日在豆瓣网《看见》一书的购买链接中看到,亚马逊的标价是18元,远低于当当标价,但该网站上已搜不到低价《看见》,只有亚马逊自营平台上售价为28.2元的《看见》。

  亚马逊反应迅速

  亚马逊公关部相关人员黄雷表示正在出差,不方便接受采访,让记者提供采访提纲,但直到截稿尚未回复。亚马逊数字内容总监姜峰表示,公司在此事上采取的行动很果断且迅速,贝贝特反映的许多东西已经没有了。而对于亚马逊的算法问题,他解释说,“我们是替消费者把价格低的挑出来。”

  1989年,我在自己的村里,发现了一套17卷的《蜀山柳氏宗谱》,让我领略了博大精深的家族文化。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竟然是“和圣”柳下惠的后裔,还是元代著名学者柳贯的21世孙。1992年12月2日,我参与组织了柳贯逝世650周年纪念会。后来,还先后重修了柳贯墓,建立了柳贯纪念馆,整理出版了《柳贯诗文集》,《蜀山柳氏宗谱》也在族人的努力下,修订后重新出版。

  我在国家图书馆发现了近代史学大家柳诒徵、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家族的《京江柳氏宗谱》(光绪17年版本),从家谱上得知柳永墓、柳永后裔在江苏镇江的历史事实;还有乾隆年间编修的《虞邑西乡吕氏宗谱》(1册)和清光绪21年编修的《虞邑西乡吕氏宗谱》(10卷),载有吕洞宾家族的完整谱系;我还发现了《余姚大施巷施氏宗谱》(施久义纂修,民国20年奉思堂木活字本),从家谱可知孔子嫡母施耀英,其侄子施之常为孔子弟子,而且可知历史上确有西施其人,据该家谱记载,鲁国大夫施策(第10世)的孙子施景“徙居诸暨苎罗,生女西施”。

  律师:亚马逊有监管责任

  北京青年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兴成认为,亚马逊说应该由出版方自我举证也有一定道理,首先出版社应该举证,否则如果片面举证是对亚马逊名誉的侵害。在举证时必须证明这本书来自亚马逊网站,同时证明这本书确实是盗版。但另一方面亚马逊有事先监管义务,“亚马逊是专业的出售书籍的网络平台,应该尽到审查义务,如没有尽到的话,应该承担责任。如果亚马逊不停止卖盗版书,可以起诉到法院,要求司法机关强制它停止销售盗版书。”(记者姜妍 实习生王爽)

  我发现的还有周作人珍藏的《越城周氏支谱》(清光绪3年,宁寿堂木活字本),有清朝与民国版本的《展氏族谱》……诸如此类的发现,举不胜举。随着家谱数字化、网络化,家谱从古代秘而不宣,到如今开放性研究与利用,相信一定会掀起家谱编修、收藏与研究的热潮,造福人类,泽被后世。

  (作者系家谱研究专家)